学生社团联合会

特色活动

更多>>通知公告
Social Council Bulletin
更多>>社联通知
Association Notice
当前位置: 主页 > 特色活动 > 社联品牌活动 > 团学热点 >

团学热点

还好意思污蔑中国“种族灭绝”?!自己啥历史忘了吗?

发布日期:2021-02-21 20:39 作者:共青团中央 来源:共青团中央 点击数:

2月19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我们看到有报道说加拿大外长称加政府严重关切新疆地区的人权状况,希派独立调查人员去新疆,加保守党要求加政府将中国政府在新疆的所做所为列为‘种族灭绝’。美国会个别议员在众议院重新提交了修订版‘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澳大利亚外长佩恩此前也呼吁中国允许包括联合国高专在内的观察员立即不受限制地对新疆进行有意义的访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确,近一段时间以来,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一些人在涉疆问题上不断制造刺耳噪音,散播谎言。但坦白地讲,他们每散播一次,就更加让世人看清他们的无知和荒谬,也使他们自诩的民主、人权的‘光环’更加黯然失色。


关于新疆的真实情况,中方包括新疆自治区方面已通过多种方式进行了详细介绍。但可惜的是,这些人显然不愿意听,听不进去。今天我想再强调四点:


第一,所谓新疆‘种族灭绝’‘强迫劳动’等说法是彻头彻尾的世纪谎言,是加、美、澳等国个别政客、媒体、学者沆瀣一气、串连炮制的丑恶闹剧。他们这些人从未去过新疆,根本没有亲眼见过新疆的美,没有亲身感受到新疆各族人民群众的和谐幸福。过去40年,新疆维吾尔族人口增长了1倍以上,他们见过这样的“种族灭绝”吗?他们是不是认为新疆少数民族群众只能像他们自己国家的少数族裔那样,无奈地忍受贫困、失业和歧视?难道新疆少数民族同胞没有自主择业、平等就业,通过自己的劳动去创造更美好生活的权利吗?难道很多外国人包括在座很多外国记者都可以学习中文,而新疆少数民族群众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就没有学习自己国家通用语言的权利吗?中国人民币上印着维吾尔族语言,这难道不是中国各民族平等的一个表现吗?2019年,新疆接待游客超过2亿人次。他们如果真心希望了解新疆的真实情况,我们当然非常欢迎他们来新疆走一走,实地看一看,跟各族群众聊一聊。但我们坚决反对搞‘有罪推定’式的所谓‘调查’。


第二,‘种族灭绝’在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是曾经现实存在的事实。19世纪70年代,加拿大政府将同化原住民列入官方议程,公开宣扬‘扼杀印第安血统从他们的孩子开始’,通过设立寄宿学校,对原住民实施文化灭绝政策。原住民学龄儿童被强行带离家庭,被迫改信基督教、学习英语。据不完全统计,有超过15万原住民儿童被迫送入学校,其中被虐致死超过5万。加政府历年来对原住民群体犯下的罪行,包括剥夺原住民土地、资源、同化其语言和传统文化等,导致抑郁症、吸毒、酗酒、自杀、犯罪在原住民中发生的比例远远高于其他种族。加拿大监狱中原住民犯人占犯人总数的60%。加拿大原住民妇女儿童被谋杀和失踪的概率是加拿大其他人口群体的12倍,是白人妇女的16倍。


美国在建国后近百年时间里,通过‘西进运动’大肆驱逐、杀戮印第安人。美国印第安人口从500万减至25万,只有原来的不到二十分之一。近年来美国以所谓反恐和人权为由,在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阿富汗等国挑起战乱,造成数以百万计无辜民众伤亡,而这些遭殃的国家无一例外都是穆斯林国家。美国还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个发动过生物细菌战的国家。


澳大利亚曾推行臭名昭著的‘白澳政策’,对土著居民实施灭绝,将10万土著儿童强行带离家庭,令多少土著家庭骨肉分离、肝肠寸断,被“偷走的一代”造成的永久伤痛至今仍然在澳大利亚社会能够清晰地感受得到。


这些历史和事实,如果不是有关国家有些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忽略自己的问题而对他国进行无端指责,也许人们不会再去想起。对于这些国家少数族裔的血泪史,我不知道刚才你提到的那些加、美、澳政客们有什么说法?要谴责吗?


第三,西方某些人喜欢居高临下地跟他国谈人权问题,惯于站在“教师爷”的位置指手划脚。但是我想说,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任何社会,首先应该保障的人权是每个人的生命权和健康权,捍卫每一个人的价值和尊严。不缺衣少食、不挨冻受饿、能安定生活,这是真正的基本人权……


第四,加、美、澳等国有关人士无视基本事实,超越道德底线,不断炮制和散播关于中国新疆的谎言,实质上是要以所谓人权问题为幌子干涉中国内政,妄图破坏中国安全稳定,阻遏中国发展步伐,但这些图谋都是徒劳的。我想奉劝这些人,他们最好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人民,关注一下自己国内的问题,集中精力解决好自己国内的问题。如果有人执意损害中方利益,等待他们的必然是中方坚定、必要的回应。
除了华春莹所述,加、美、澳等国还有着不少有关进行“种族灭绝”的铁证。


加拿大失踪和被谋杀原住民妇女和女童国家调查委员会201963日向总理特鲁多提交报告,报告反映了加拿大原住民妇女和儿童面临暴力行为威胁的严峻局面。

 

 

图为加拿大总理特鲁多

 

这份报告长达1200页,调查历时三年多,收录了超过2000人的证词,耗资9200万加元(约合6800万美元)。报告表明,1980年至2015年间,就有数千名原住民妇女和女童失踪或被谋杀,她们是加拿大种族灭绝的牺牲品,反映了加拿大根深蒂固的殖民主义国家无能

 

2016年,特鲁多宣布成立失踪和被谋杀原住民妇女和女童国家调查委员会,对过去30年原住民妇女和女童失踪或被谋杀的案件展开调查。此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曾多次批评加拿大未能有效解决原住民妇女失踪和被谋杀问题。

 

根据《世界通史全编》的记载,美国清教徒曾在1703年的立法会上决定,每剥一张印第安人的头皮给赏金40磅,到1720年左右,价格上涨到100磅。到1744年,赏金再次增加。谁都知道,一块头皮根本没有任何实用价值,高额悬赏头皮的唯一目的就是屠杀印第安人。

 

1814年,美国詹姆斯·麦迪逊政府参考1703年北美殖民地议会作出奖励屠杀印第安人的规定,重新颁布,规定每上缴一个印第安人的头盖皮,美国政府将会发奖金50100美元。

 

也许会有人说,那是在美国建国之前的事情,这些罪恶不该怪到美国头上,那就看看历史上那些光辉伟岸的美国总统对待印第安人的态度和政策吧!

 

华盛顿、杰斐逊、老罗斯福和林肯,这四人被认为是美国建国150周年以来最伟大的总统,但这四人也是那个时代反印第安人倡议者,坚定地推进了灭绝印第安人的政策。

 

1783年,华盛顿把印第安人和狼作比较:两者都是掠食的野兽,仅仅在形状上不同,他还声称军士们可以从印第安死尸上剥皮,后来幸存的印第安人将华盛顿称为城镇毁灭者(Town Destroyer1807年,托马斯·杰弗逊将印第安人称为野蛮的狗(Savage Dog,将印第安人从狩猎经济转变为农业经济,指示其战争部门,任何抵抗美国扩张的印第安人,都要以短柄斧头对待,在印第安人被清除或退守到密西西比以外之前,称绝不会善罢甘休。在1862年,林肯总统下令绞死了38个印第安人苏族部落的酋长,他们之中没有人犯过被控告的罪行,这铸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死刑。而西奥多·罗斯福称:只有死掉的印第安人才是好人。

 

 

美国政府及军队通过大肆驱逐、杀戮印第安人,侵占印第安人几百万平方公里土地,攫取无数自然资源的同时,对印第安人进行了一系列文明开化运动,从文化上消灭和改造印第安人。

 

18305月,美国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通过了《印第安人迁移法案》,将印第安人用军队强制赶往密西西比河以西的大沙漠,凡是遇到印第安人反抗,直接武力解决。1838年,一个叫切罗基的部族(即切诺基部族)被迫迁往印第安准州(即今奥克拉何马州),在历时三至五个月的迁徙中,约有 4000人丧生,占该部族的人口25%这一惨剧后来被称为血泪之路Trail of Tears)。

 

1898年,国会通过了《柯蒂斯法案》,这一法案剥夺了印第安部落在保留地上的主权,废除了所有印第安人法规,至此,美国基本完成了对印第安人的文明开化

 

 

在西进运动中有100万左右的印第安人被杀,到20世纪初,人数只剩下30多万人。

 

现今被边缘化的印第安人重回自然、重拾家园已是遥不可及的梦,其悲惨的遭遇和命运无不体现着欧洲殖民者和美国政府在天赋使命幌子下的种族灭绝和文化清洗的暴行,时至今日,反思依然具有重要的意义。


1788年之前,澳洲生活着25~30万的原住民。而100年后,原住民只剩下了6.8万人!原因是当时英国殖民者登陆澳洲带来传染病导致的人口锐减让不少原住民社会结构崩溃。

 

如果有的原住民幸运逃过了传染病,就将要面对殖民者的屠刀。殖民政府为了消灭土著人民发动的有组织的屠杀屡见不鲜。

 

1826年澳大利亚总督亚瑟宣布在合法情况下白人可以杀死土著,两年之后澳大利亚全国戒严,大肆屠杀土著塔斯马尼亚人,最终上万塔斯马尼亚人只剩下了47人!1847年,残存的16人被送回塔斯马尼亚。30年后,塔斯马尼亚人在地球上绝种。

 


到了19世纪中期,有些殖民者才醒悟过来,我们是文明人,用刀用枪屠杀不仅血腥残忍影响心情,而且效率太低!
从那时开始,殖民者不再舞刀弄枪,转而把自己珍贵的商品分发给原住民。为了做好事不留名,这些商品被伪装成遗失的样子,故意放在原住民部落附近,以方便他们在部落的宴会上分享这些食物。
而在这些食物里,都加入了殖民者科研出的最新成果:砷化物、氯化物、氰化物、士的宁,还有就地取材的乌头。

 

“BORDER”意为边界

这些如今被当做老鼠药的物质,被原住民大剂量集体服用。直到1981年都还有出现过白人给原住民的酒里下毒案件!

 

 

当地报纸纪录了这件事


1869年,原住民人口骤降给政府带来了一些压力,澳政府不得不出台《原住民保护法案》,同时成立专门保护组织。他们的手段简单粗暴,甚至让人怀疑是学习了美国的先进经验

 

截止到1961年,澳东部的原住民几乎都被在专门的定居点内。在确认了保留地之后,原住民人口有了一些回升。1921年到1947年全澳原住民人口从60479人增长到73817人。

 

 

就是这一万多人的增长,却触动了澳大利亚政府的神经。

 

1937年,第一次全国范围内的联邦州原住民福利会议召开,会议认为纯血统的原住居民终将消失,麻烦的是原住民混血后代的问题。会议提出一套双管齐下的同化政策。对纯血种原住民继续加强隔离,而对混血原住民后代加强同化教育!

 

在澳大利亚的许多地方,几乎所有的混血原住民儿童都被原住民福利局巡视员从他们的家里强行带走,送到教会或政府新建的定居点抚养成人,其中,也有一部分儿童分送到白人家庭去接受同化教育。

 

截止到20世纪70年代,全澳有4万多名原住民家庭的孩子被政府强制带走。

 

 

成百上千的原住民后代不知道自己来自什么地方,甚至有许多人不知道自己是原住民的后代。当他们长大时,被要求像白人一样思考,像白人一样行事,最终成为十足的白人。

 

 

现如今,白人企图通过改国庆、改歌词就把这段罄竹难书的历史消解掉。甚至有人提出了向原住民每人一次性赔偿100万美元,来抵消自己的原罪,让原住民群体假装失忆。


夺走了祖先的土地、限制了他们的自由、偷走了他们的孩子,如今又想偷走他们的历史,完成彻底的掠夺。


在中国,我们坚决不可能也不会让这些残酷的历史在自己的身上发生,所谓种族灭绝就是一个世纪谎言。与其来关心我们,美、加、澳不如先学习如何直面错误,正视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