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社团联合会

特色活动

更多>>通知公告
Social Council Bulletin
更多>>社联通知
Association Notice
当前位置: 主页 > 特色活动 > 社联品牌活动 > 团学热点 >

团学热点

他走了,留下了以他命名的小行星

发布日期:2021-01-31 09:35 作者:共青团中央 来源:共青团中央 点击数:

2021年1月28日,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天文学家、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王绶琯与世长辞,享年98岁。



浩瀚宇宙中,国际编号为3171号的小行星被命名为“王绶琯星”,标志着他在天文领域的杰出贡献。

作为“为明日杰出科学家创造机遇”的领路人,王绶琯也被科学后辈们尊敬而亲切地称为“科学启明星”。


王绶琯生平:求学“中途转行”学天文


王绶琯先生,1923年1月15日出生于福建福州。1936年13岁时考入马尾海军学校。始学航海,后转造船。1943年在重庆毕业。工厂见习一年后赴英国进修造船。1950年转天文,任伦敦大学天文台助理天文学家。

如果不是因为格林尼治天文台就坐落在海军学院隔壁,对原本就热爱天文的王绶琯形成强烈吸引,他很可能压根儿不敢想象放弃苦学14年的航海和造船技术,改投天文学的怀抱。

 



 

1953年回国后,王绶琯先后就职于紫金山天文台,上海徐家汇观象台及北京天文台等,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现改称院士),一生致力于中国天文学研究。1998年当选为欧亚科学院院士。

曾领导研制成功中国首台射电天文望远镜

 


1958年,海南岛日环食中苏联合观测队合影(后两排左四为王绶琯)


王绶琯先生曾长期主持我国天文学的总体发展, 为天文事业整整奋斗了70年,为中国现代天文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1958年,王绶琯在海南岛开始创建我国射电天文站


他领导研制成功中国首台射电天文望远镜、米波综合孔径射电望远镜系统等重要观测设备,取得了多项巡天观测科学成果;为突破天文学发展瓶颈,他提出实现超大规模光谱巡天的科学思想,今天已成为国际上巡天观测的主要手段;他与科学同仁共同提议的国家“九五”重大科学工程“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望远镜(LAMOST)”已建设成为我国光学天文主要创新平台。

 


“急性子”天文学家:
畅想速度更快、看得更远的望远镜

 


上世纪80年代,王绶琯和另一位中科院院士、天文学家苏定强提出一个畅想:“如果仅靠现有的望远镜巡查天体的光谱,星空浩瀚,天文学家穷尽一生也无法观测完成,我们必须看得既远又快。”


 

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兴隆观测基地


此后,科学家们接续奋斗,2012年,这一畅想变成现实:世界上第一台大视场兼大口径光学天文望远镜在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兴隆观测基地建成。

 


一小行星被命名为“王绶琯星”



王绶琯先生一生淡泊名利,他于1978年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1985年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1993年,国际编号为3171号小行星被命名为“王绶琯星”;1996年荣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同年荣获全国先进科普工作者称号;2018年获年度“十大科学传播人物”荣誉称号。

身体力行,回答“钱学森之问”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学森在多个场合提出这一问题——也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王绶琯院士积极参与破题,是很早付诸行动的人之一。

王绶琯生前培养了我国第一批天文学博士;主编了中国大百科全书天文卷和《天文·十万个为什么(第六版)》等一系列为广大青少年喜爱的科普著作。

 


王绶琯先生晚年在六十余位科学家的支持下创建了“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致力于青少年科研实践活动,为科技人才早期发现和培养作出了重要贡献。


2016年,央视《大家》栏目采访了王绶琯院士。其实,老人家当时的身体条件,不太适合接受采访,他答应下来,是为了推动一项他自己亲手设计、亲身参与的科学实验——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的科研实践活动,这项有关科学人才培养的实验,目标是从高中学生中发现潜在科学人才,并引导他们走进科学。

他曾说: “科学普及了,才能让更多孩子受益。我们尽力根植一片深厚的土壤,让科学之树枝繁叶茂。”

他还说过:“百年树人,要一直做下去,也许真的要做一百年。”


 

王绶琯先生和中学生们在一起


2019年北京青少年科技俱乐部成立20周年,王绶琯献辞


缅怀王绶琯院士!